星期五, 9月 23, 2005

[轉錄] 「自我歧視」是被殖民者必然的命運

「自我歧視」是被殖民者必然的命運

/南嘉生

 nigger 出自白種人及黑種人口中,有不同的意涵,一個是歧視,一個是「自我歧視」。正常人不會自我歧視,那是一種自虐行為。黑種人絕不會自己發明一個歧視自己的名詞去歧視自己,但他會被教導用白種人歧視他們的名詞去歧視自己。這種教導與被教導關係,就是統治與被統治的關係,放置在民族成分,就是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關係。

 在台灣目前流傳很多的概念,實際上是建構在歧視與被歧視的潛在意識中。國語對應方言,中原對應於四野,甚至80年代中國國民黨喊出的「王業不偏安」,以政治口號來隱含他們地區性歧視。如果各位用心去想你過去在教育體制上被教導的一切,你幾乎可以分析出來,這其中含有太多的「正」與「不正」的關係,而「正」卻多是和統治者、殖民者的圖騰一致,「不正」則與「被統治者」、「被殖民者」一致。

 蔣介石說:「反攻大陸,國家、民族才有希望!」就是一句按照殖民者圖像說出來的話。因為他及他的統治階級認為反攻中國對他們才有利益,所以他要所有的人根據這一個目標努力。既然「反攻大陸」,「國家、民族才有希望!」則大陸才是希望所在,不是大陸的台灣當然沒有希望。台灣在此被教導成沒有希望的地方,要我們不需要愛台灣。同時,也是一個不能獨立存在的島嶼。

 蔣介石這樣的講法就是根據他們殖民者的利益與圖像,設計出來的圖騰。首先他先確定大國、強國才是對的,與之相應的小國、弱國就是不對的。然後他說弱國、小國既然不好,那就是沒有希望,做這樣國家的國民,就既沒有希望,也不應該是對的。

 各位在台灣的人,要有希望,就必須改變這樣的狀況,而改變的途徑就是跟著他反攻大陸。反攻大陸怎樣?那就從中國的歷史教育中呈現出改變歷史的力道與影響力,著名的台灣投共經濟學家林毅夫就曾回憶,當他投共,走在北京城下,所感受到位居世界中心,掌有改變歷史的澎湃洶湧的心情。一個從小生長在島嶼台灣的人,怎麼會有那樣的想法呢?不就是透過中國國民黨的歷史教育所塑造的嗎?那養育林毅夫的台灣呢?

 在我接受教育的過程中,我也認為蔣介石說的對:我們必須愛中國,必須支持反攻大陸。但反攻大陸之後呢?就算在最佳條件下,中國自動讓台灣管好了。那中國國民黨的首都就會從台灣移向中國的南京,所有中央政府掌握的人才及資源就轉向中國。整個中央政府的施政就會以中國為其施政目標,而這樣的陸權中央政權,島嶼一般都是被放棄的。

 台灣,在中國的眼光中是一個島嶼,他的前途是甚麼呢?中國國民黨並沒有說,但他其實也暗示我們,台灣並沒有希望。因為他是島嶼,不是大陸。請問你有沒有被教導用島嶼台灣的角度去看自己及國家的前途呢?沒有。請問你有沒有從自己家庭、生命規劃的角度去看反攻大陸呢?沒有。請問你有沒有被教導,小國、弱國若沒有希望,那世界上為何還有很多小國、弱國呢?

 如今,我要問:新加坡有沒有希望?若台灣必須以反攻大陸才有希望,那國土比台灣小,四周也被鄰國虎視眈眈的新加坡,不就更沒有希望嗎?世界每人國民所得最高的盧森堡,他的國土面積比台灣更小,不就更沒有希望?世界上數十個國土面積比台灣小的國家也沒有希望?

 我從小就被教導鶴佬話就是方言,是一種相對於北京話來說,很差、很不好的語言,不應該在公開場合使用,大家最好的方式就是使用國語。這種推廣北京話的規模甚至推廣為全面在學校禁講Holo話、Haka話。

 「消滅一群人的母語是對的嗎?」我從來沒有想到這樣的問題,我一直覺得講Holo話是一種恥辱。但有一次,我在公共電視上看到有關英國人怎麼消滅威京語的手段,那種掛狗牌子的羞辱方式,不就是中國國民黨在修理Holo話、Haka話的方式嗎?如果那部公視節目的旁白,強烈譴責英國的做法,那中國國民黨的做法不也應該被譴責嗎?威京語已經消失,但Holo話及Haka話還一息尚存,不就應該好好珍惜?那我為何會卑視自己的母語呢?那種意識型態是中國國民黨統治階層給我的。

 實際上,就算你強烈擁護中國國民黨的語言政策,你還是不會被肯定。「粉喜歡」不就是模仿陳水扁總統的北京話嗎?陳水扁總統講北京話不就是接受前述中國國民黨界定的語言歧視政策,以認同的方式表現,但依舊被羞辱。

 請問,中國國民黨有羞辱過俞國華的北京話嗎?沒有。連俞國華都沒有,那兩蔣的北京話更是不標準,卻是他們尊崇而不敢批判。這也就是說,即令拋棄自己民族的語言尊嚴去認同他們,你依舊得不到他的尊敬。實際上,就算你脫光衣服去認同他們,你依舊是奴隸。

 2004年總統大選,連宋不是搞了一場用英語對外講話的國際記者會嗎?利用這一個形式去諷喻陳水扁總統不夠國際化,不能用英語和外國人對話。請問中國國民黨的總統蔣介石、蔣經國有沒有這樣的能力?他們沒有。在他們統治時代,講北京話就是愛國,老是講英語就是錯誤,那叫崇洋媚外。等到你具備他那樣的條件講北京話時,他又用另一個標準來展現你的「不如」,不是他的進化,而是「被羞辱」、「被歧視」是被殖民、被壓迫民族的宿命。

 如果我們沒有我們的自我,那就在不斷的努力自我改造過程中改變自己,也同時不斷的被歧視與被羞辱。

 連戰不夠中國嗎?真正的在台中國人是支持宋楚瑜,那種血統純正的中國人。這是2000年後,連戰到美國去講pure Chinese原因之一。即令連戰那麼中國,2005年的黨主席之爭,雖然他掌握一切黨機器的優勢,他依舊不敢和真正pure Chinese的馬英九對壘。

 若要用講「台客」來證明你是那一邊的人,你還是這一邊的人。奴隸,只有高級奴隸與低級奴隸之分,在中國國民黨的統治意識之下,殖民與被殖民者之間的鴻溝,比太平洋還大。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5.09.04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