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25, 2008

選後發牢騷

總統大選結束了, 本來有點喪失提筆的動力, 不過今天在公司健身房運動的時候, 被迫收聽了黎明柔的節目, 他們歡欣鼓舞的進行猜謎活動, 題目是馬英九喜歡的食物或是小時候讀什麼學校之類的, 似乎是昨天蘋果做了一些馬英九的專輯吧, 我忽然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 好像自己回到了小學, 那個蔣公還是誰看著小魚逆流而上而發憤圖強的年代, 主持人和聽眾歡愉的笑聲, 配上對泛綠支持者的嘲弄, 讓我平靜的心情又亂了起來, 想想還是把自己現在的想法記錄一下吧

八年前大選結束的隔天, 雖然台中的天空還是一如往常般灰灰的, 不過我卻覺得好晴朗好陽光, 國民黨這個邪惡的組織下台了, 台灣終於要朝著正常國家邁進了, 當時真是天真啊

和我的期望相反, 等在眼前的卻是漫漫長夜, 擁有國會多數的泛藍開始全力阻礙行政, 民進黨政府搖搖擺擺的一再退縮, 媒體配合著泛藍政客, 不斷嘗試攻擊泛綠的策略, 不管是對個人的抹黑醜化, 或是無限上綱的把社會上任何的問題都歸咎到新政府, 2004年之後事情更加惡化, 整個社會充滿了惡意

民進黨並不是沒有問題, 敗選了, 當然該好好檢討, 不過與其說民進黨是被自己打敗, 其實最大的癥結還是在媒體, 說穿了, 這次的選舉其實是恨的力量獲勝了

不管是不景氣, 失業率, 貧富差距*, 自殺率, 其實一切都是政治鬥爭的工具, 這八年完成的任何重大建設也被講的一無是處, 不管是被說成廢鐵的高鐵, 被說成弊案的高雄捷運, 靠著媒體的汙衊就可以一筆打消, 泛綠的公眾人物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拖出來人格謀殺, 所有的不如意都是政府的錯, 就算股票領得飽飽的也在鬼叫什麼薪水沒漲活不下去, 一切都是不需要理由的恨

*: 我對什麼M型化, 藍海紅海這種炒作出來的詞實在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其實開票完, 我雖然難過, 但對於這種結果並不是沒有心理準備, 輸光光了, 反而有點鬆了一口氣, 低等生物們** 復仇的快感被滿足之後應該會安靜一點吧, 或許這些年來被反扁的聲音淹沒的其他社會議題有機會發出一點聲音, 而且選輸了就可以輕鬆的 (?) 看笑話, 對心理健康應該也是好事情

**: 歐, 我的確是打從心裡瞧不起我的同胞們, 如果有些人因此感到不快, 我願意表達歉意 XD

謝長廷這個有深度執行力又強的人才沒有辦法帶領台灣, 實在是很可惜, 不過我也為他慶幸, 如果他真的當選了, 不但要面對國民黨在國會的持續做亂, 媒體也不會放過他的, 四年之後他很有可能又被塑造成全民公敵, 敗選了, 至少, 人格和尊嚴不用被他們糟蹋***

***: 我錯了, 這群喪失人性的傢伙已經開始追殺謝維洲

民進黨這下子輸光光, 放下一切重新出發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國民黨現在立法行政司法媒體全部一手掌握, 沒資源沒也沒有解釋權的泛綠, 要重新站起來不知道要多久以後了

最讓我難過的是, 這八年來, 轉型正義沒有進展, 國民黨以前的罪惡可能永遠沒有機會清算了, 再過個二三十年, 不要說 228 了, 就連白色恐怖時期的當事人, 不管是被害者或是加害者, 恐怕都漸漸凋零了, 國民黨到時候更可以理直氣壯的說這跟現在的國民黨沒關係, 民眾也更不在意了, 國民黨到時候也許只是純粹的親中經濟右派黑金政黨 (歐, 媒體不會讓人民看到的)

除此之外, 殖民政權的文化壓迫完全沒有改善, 媒體還是光明正大的進行著種族歧視, 教育上的改革也沒有成功, 接下來殖民集團復辟, 文化上肯定又要再度向中國大幅傾斜了, 想到龍應台這種專門摧毀台灣歷史文物的人搞不好會掌握台灣的教育, 哀, 我的天啊

這次的選舉結果, 再一次的証明我的價值觀果然跟多數台灣人不一樣... XD

只是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這個兩套標準的社會就是了

前陣子同事吃飯的時候談到勞委會的失業救助, 有人嘻皮笑臉的說: "反正政府的錢, 能多拿就多拿"

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到底怎麼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