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5, 2009

NHKの番組について

前陣子, 補習班的同學提到了 NHK 的一個新節目, NHKスペシャル シリーズ JAPANデビュー 第1回 アジアの“一等国”, 內容是關於日本時代統治下的台灣, 因為這個節目完全忽視日本在台灣所做的建設和革新, 純粹將日本描繪成壓榨台灣的角色, 最近在日本好像也造成了一些爭議

有個同學看完影片(用日語)說, "明明是台灣人, 卻不會說中國話, 好可憐"

因為這句話, 我就決定來個機會教育, 讓大家稍微了解一下被國民黨掩蓋的歷史, 還有這些高級中國人用國家暴力進行的殖民行為, 所以回了一封信

這封信被轉寄後, 因此認識了芝田さん, 她希望能把我的文章貼上她的 blog, 所以我就請她幫我修正一下文法錯誤

這麼一來, 我也算是為台日友好盡了一點力吧 :-D

btw, 昨天中國旅遊團有人被吊車砸死, 台北市政府幫受害者家屬訂旅館,還請阿基師做便當, 果然中國人才是他們的同胞

以下是請芝田さん幫我修正後的文章

--
皆さん、

こんにちは、荘です。
今日、ようやく時間があって、その番組を見ました。
確かにそれも歴史の一部分でしたが、何か片側的と感じました。

まあ、それより、
「台湾人なのに、中国語がぜんぜん話せない。悲しいね。」って、先日 Fanny さんが言いました。
いいえ、それは大間違いです。

台湾人はもともと中国語(Mandarin)が話せませんでした。(書くのは漢文だったけど)
中国語が話せる(話させられる)のは、中国国民党が来てからです。
約二三十年前、学校で台湾語を話すと罰され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た。
(今でも)テレビで台湾語をしゃべる人は、ほとんど道化役(丑角)とか、ヤクザ(黑道)とか、悪いイメージを与えるやつばっかりです。
なぜなら?台湾人に劣等感を与え、統治しやすいのです。
今たくさんの子供は、おじいさん、おばあさんの言葉と通じなくなりました。これは本当に悲しいです。

中国人は、台湾人の文化、言葉をつぶすだけじゃなく、記憶も奪いました。
1947年から、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たくさん台湾人のエリート(精英)は殺されました。(中国国民党/中国人が、その話を討論するのは反対します。でも、南京大屠殺ならよく言います)

そして、政治、軍隊、教育、金融、文化、メディア、すべて中国人にコントロールされ、今でもなかなか変わりません。
だから私は先々週、「台湾は中国人の植民地です」と言いました。
もちろん、こんなことは学校では教えません。
学校で教えているのはうそばっかりです。

もし30年前に、私がこのメールを送ったら、たぶん明日逮捕されます。
悲しいのは、殖民されていることに、自分が気付かないということです。

最後に、George Kerr(1946-1947美國駐台大使館副領事)が書いた被出賣的台灣から、少し要約します:
  • 本來在日本投降時,日本陸軍曾囤積了大量食糧,...在十二月底日軍資深官員已指出大量的軍用米糧已被運走。有些中國軍官藉著個人方便已將部份米糧在島內出售得利,並且不斷的大量運出島外‧大量非軍用米糧也不脛而走。...而這是有史以來台灣第一次有缺米的現象。...柯遠芬公然袒護所有搶劫囤糧的人,保證絕不逮捕他們。

  • 1946這一年是個經濟災難的年頭。物價不斷上升,生產下降。 … 在台灣唯一快樂的人是那些處長、官員和他們的朋友,他們花了一年的時間,忙著將台灣的產業資金轉換成金塊金條,以便安全的收藏起來...

  • 在五月與十二月之間,所有日幣都逐漸收回。... 新鈔發行的當天,台灣銀行預備發行的總額為兩百六十萬。當天早上有個中國大陸人跑到台灣銀行的一個出納窗口,他帶著一個箱子,裡面不下三百萬元的新幣,說要開個新戶頭,把錢全部存進去!... 他解釋說,宋子文的一個助手在上海給他這些錢,...因為他說出了一個沒人敢動彈的名字。

  • 政府官員還分贓大量的紅利、「海外津貼」以及低價的糧米。這在膨脹的通貨上又在加上了壓力。工廠和生產企業一家家的倒閉了,貨物越來越少。台灣事實上已成為巨大的海盜市場!

  • 從一個高處的窗戶,我們看見對面窄狹巷道上國民黨軍隊的行動,無辜的台灣人在路上被刺刀戳殺,有一個人被搶劫,遇害又受踐踏。另外,又有一個人在街道上追趕從他家中搶走一個女人的士兵。我們也看見他被射殺。

  • 到三月十七日,恐怖和報復的型態很明顯的表露無遺,首先要摧毀的是廣為人知的政府批評者,然後依次是處理委員和他們主要的助手,所有參與暫時警衛的台北青年、中學生、中學教員、律師、經濟鉅子和地方豪族的成員...

  • 我們看到學生被綁在一起,被趕到刑場,這些刑場,通常是台北附近的河堤和壕溝,或是基隆港邊。有個外國人在台北東區的路旁計數到三十多具身穿學生制服的年輕屍體,他們的耳鼻被切除,還有很多被閹割,有兩個學生在靠近我門前的地方被砍頭,一些屍體橫在馬偕醫院附近的路旁沒人認領。

  • ... 謝克登和他的翻譯員看到這位領袖被殘酷的捆綁,又被銳利的鐵絲扭住脖子,他的頭挺成很難受的角度,當他想動彈時,衛兵用刺刀刺入他的身體,顯然他已劫數難逃。

  • 有一位台籍檢察官,曾於一九四六年在台中以謀殺罪起訴一大批警察,這些警察在三月八日獲釋後,即在台北逮捕這位檢察官,並把他處死。參予審理本案的台灣法官也被從法院辦公室拖出,據報告,後來他也被殺。那位在一次戲劇化的質詢中,批評台南市長的著名醫生也被殺害了。

  • 在屏東市,... 將近四十五位在地方政治擔任各項職務的台灣人被帶到附近的一個刑場,事後從機場傳來一連串的槍聲。一名台灣人代表家屬向軍隊指揮官說項一名台灣人代表家屬向軍隊指揮官說項,國民黨軍隊卻把他捉來,又召來他的妻子兒女,在公共廣場上,讓他們目睹親人被砍頭,以此來警告所有其他人勿管閒事。

  • 控制消息當然是處理這個危機的關鍵。直言無諱的民報印刷廠於三月十一日及十二日一再被襲擊而至搗毀。三月十三日的通報宣稱,除了兩家以外,所有的報紙都被禁止發行,因為他們曾報導二二八事件的始末,以致使政府困窘為難。

莊博宇
--
常に卵の側に - 村上春樹
張貼留言